《》:美国甘心不再做世界警察吗?(3)

全球反恐战争和出兵伊拉克也严重削弱了军事干预的人道主义理由。历史学家斯蒂芬沃特海姆认为,在卢旺达发生种族灭绝事件后,新保守派和鲍尔这样的自由派干预主义者严重低估了制止民族冲突的难度,忽视了战后国家建设的挑战。干预主义者把军事干预说成是绝对必要的不管后果如何,也不管舆论如何,为2003年出兵伊拉克铺平了道路。

布朗大学沃森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所说,美国在“911”事件后发动的11场战争造成超过80万人死亡,3700万人流离失所,耗资约6.4万亿美元。美国还持续比其他国家出口更多武器,包括向六个最具干涉主义色彩的中东国家当中的五个出口武器。

许多外交政策思想家认为,如果没有了美国的主导地位,世界就会像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所写的那样,“沦为一个狗咬狗、强权即公理的所在”。但沃特海姆不同意这种观点。他2019年在《》上写道:“华盛顿当权派想象的世界是一个空白空间,一个被动等待被领导的权力真空。真实世界里到处都是准备捍卫自身自由的人。今天,减少了美国军国主义的世界很可能总体上就减少了军国主义。”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